您的位置:威尼斯人官网 > 军事纪实 > 我军伞兵人员装备从700米高空同机空降空投,上

我军伞兵人员装备从700米高空同机空降空投,上

2019-11-21 22:09

图片 1 飞机尾门打开,空降兵准备。王婷 摄

  钟文礼 褚 刚 本报特约记者 赵启洪

  8月21日,朱日和训练基地,担任“和平使命-2014”联演空降任务的空降兵15军在这里和哈萨克斯坦空降兵进行首次战术协同。

  惊雷滚滚,炮火密集。一辆辆新型伞兵战车在硕大伞花的牵引下从空中徐徐降落。

  上午8时许,部队抵达机场后,迅速进行整伞。

  4月上旬,一场联合空降突击群夺控机场的战斗,在鄂北某演练场悄然打响。

  这是空降准备的第一步。 空降,是“命悬一线”行动,整伞过程中,丝毫的马虎都可能带来巨大的人员伤亡。 整伞完毕时,教员反复仔细核查装备的安全性。

  这些从天而降的伞兵战车,去年在国庆首都阅兵中首次亮相时,就引起人们的密切关注。归建后,官兵们驾驭这些新型装备迅速融入部队全要素、全过程的综合战术演练中。而今,他们将采取人员装备同机空降空投的方式投入战斗。

  登机区域一侧,一同跟中方空降兵机动到登机地域的外军参演部队哈萨克斯坦空降兵也正在按空降规程做好登机前的各种准备。

  同机空降空投,无论是对人员还是对装备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任何一点“闪失”,都可能造成装毁人亡,甚至机毁人亡的严重后果。担负主攻任务的空降兵某团战车一连连长徐宏光告诉记者,人员和装备从700米高空降到地面,其间仅有十几秒钟。在这十几秒里,既要把重达数吨的装备从飞机上投出去,保证有半个足球场般大小的4具牵引降落伞正常打开,又要保证人员在机舱的狭小空间里跳伞不受影响,还要应对空中的气流,以及确保装备接地时伞与装备自动脱离,操作程序复杂,技术难度大,危险系数高。

  在中方空降兵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上看不到紧张。

  然而,徐宏光脸上没有一丝紧张,他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官兵进行空降空投前的各项准备。

  当然,不紧张的背后是上千次的练习和上至将军、下至士兵的全员复训。“作为空降兵,不管在什么岗位上,专业技能不能丢。”有着多次参加联演经历的某师机械化团三营营长徐宏光告诉记者。针对这次联演的训练,部队在抵达野营村后,官兵们克服风沙大、气候干燥等不利影响,对空运空投、战车车况、火力打击等进行重点研练,紧贴地域特点,反复进行沙盘推演,细化围歼部署计划。

  几分钟后,运输机飞临预定空降场上空。机舱尾大门轰然打开。舱内的黄色信号灯熄灭,绿色信号灯亮起。

  9时30分,两路空降兵依次登上某型国产运输机。

  空投开始。领航员按下启动按钮,抛出牵引伞。巨大的白色牵引伞从运输机的机舱里拖出第一辆伞兵战车,空中瞬间绽放出4朵硕大的伞花,拽住急速坠落的战车。接着,第二辆、第三辆……

  10时左右,飞机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起飞。

  10米、5米、3米……就在战车接地的一瞬间,脱离锁脱开,降落伞与战车分离。紧接着,其他战车相继平稳着地。

  “这是中方与哈萨克斯坦空降兵首次进行空地战术协同。”负责空降空投指挥的宋科长告诉记者,这次协同首次采取中哈多机混合编队跟进的空降空投方式。

  与此同时,近百名空降兵战斗员准确地降落在预定地域,迅速登上战车。

  随机起飞的教员反复强调动作要领:“记住,眼睛瞪大!”“双腿的动作再做一遍!”教员在飞机上的职责一方面要做空降兵装备安全的最后确认,另一方面要缓解紧张情绪。

  “主攻队,右翼攻敌;预备队,侧翼抢占制高点……”徐宏光根据战场空间、双方兵力态势,立即展开部署。

  徐宏光介绍,教员给人感觉“都很能说”,通过说话是缓解跳伞前紧张情绪的有效方法。 11时左右,阵阵轰鸣声由远及近,中哈空降突击队的战机呈编队飞行。

  数十辆伞兵战车宛如钢铁洪流扑向目标机场,战车上搭载的高射机枪、火炮、反坦克导弹等纷纷开火,“敌”指挥所被捣毁、各有生力量瞬间被消灭。

  两名教员再一次确认绳索、伞包和枪械的佩戴准确无误。

  指导员心语:

  “加油加油加油!”空降战斗员伸出大拇指,集体给自己鼓劲。

  “下得来”更要“打得赢”

  这是伞降前的最后准备。 两路空降战斗员在飞机尾门处依次排好。

  战车从天而降,使中国空降兵告别了“一具伞一杆枪”的时代,改变了我伞兵单纯依赖单兵和轻武器作战的历史。随着重装空投、人装同机空降空投等高难课目的突破,空降兵的问题已基本得到解决。然而,在具有高度进攻性、机动性和灵活性的垂直打击行动中,空降兵的使命远远不止于。降下来后还要“打得赢”,这是我们始终追求的目标。

  距地700米,飞机尾门缓缓开启,内蒙古褐色的土地出现在眼前。

  ——徐宏光

  还没等记者反应过来,徐宏光已经第一个冲下飞机。

  “跳、跳、跳……”两路战斗员间隔着纵身跃下飞机,机翼下吐出一个个黑点,朵朵伞花直扑战场……

  镜头回到地面。

  空降着陆后,伞兵们按作战编组快速登车、驾驶员就位、载员就位,人车迅速形成战斗力。

  “各战车注意,请迅速脱离空降场,向东侧山脊一线机动集结。”战车迅速出动,从滚滚浓烟中冲出,依山脊集结。

  稍许,哈空降分队着陆后,接到指令,也快速建立阻击阵地。 中哈联合作战编组形成。

  一道道指令在各战车间飞速联通,中哈伞兵战车与正面攻击分队协同对某高地恐怖分子形成合围之势。

  演习场上,黑烟四起。

  载员跳出战车,交替掩护攻击前进,一鼓做气全面清剿残敌。

  至此,两支空降突击队战术协同行动结束。为了做好下一次协同,战斗归来的空降战车分队已展开复盘推演……(王婷、谭荣勇)

本文由威尼斯人官网发布于军事纪实,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军伞兵人员装备从700米高空同机空降空投,上

关键词: